白雪公主与王后—第一场:冲突发生

世界史

如果你必须知道年代的话,大约是在西元前660前后..…

 国王又一次惊喜:“果然没骗我!你们真的会说话!可是,你们为什么不愿意跟我回去呢?我的皇宫里有最好的宝贝!”

这是乌鸡国。山上有座庙。庙里有眼井。井里有个国王。这国王晚上喜欢没事出来吓人玩。他湿漉漉的,满脸结满水草和螺壳,在院里飘来飘去,喊:“我好命苦……我好命苦……”庙里的和尚们十分害怕,他们在井边放了好多老鼠夹子,还是阻止不了国王。他湿漉漉的,满脸结满水草和螺壳,还有老鼠夹子,在院里飘来飘去,喊:“我好命苦……我好命苦……”但这天我们到来了,问题解决了。因为和尚们终于发现了比国王更可怕的生物,全吓跑了。我们四个晚上住在这空旷无人的破庙里,很是无聊。“月黑风高,良辰美景,不讲鬼故事玩,真是太可惜了。”我说,“我们一人讲一个吧,要包含恐怖、血腥、惊悚、变态、扭曲、压抑、忍耐、纠结、爆发,还要能让人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黑暗……我先来。”大家鼓掌。“从前有一个和尚,骑着一匹白龙马,带着三个怪物……”“哇,不要再讲下去了!”众人尖叫,“太可怕了!”“我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种没人性的事你都做得出来!”“好吧。猴子,该你讲了。”“呃……”猴子想了想,“我喜欢吃猪肉……”“哇,不要再讲下去了!”众人尖叫,“太可怕了!”“我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种没人性的事你都做得出来!”“猴子你太有才了……接下来猪说一个。”猪满面愁容,欲言又止,踌躇了半天,才鼓起勇气说:“我也喜欢吃猪肉……”“哇,不要再讲下去了!”众人尖叫,“太可怕了!”“我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种没人性的事你都做得出来!”“猪你太令人发指了,你不让我们吃,却每天自己背着我们偷吃……沙僧,如果你说的故事不能超越他们,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什么后果?”沙僧问。“哇,不要再讲下去了!”众人尖叫,“太可怕了!”“我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什么没人性的事我们都做得出来!”“好吧,沙僧你赢了……接下来国王说一个。”“我的命好苦。”国王说。“哇,不要再讲下去了!”众人尖叫,“太可怕了!”“我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国王是怎么回事?”“他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要突然出现好吗?”“师父你能不能别这么淡定……”“我好冤哦,”国王一口川普,“我不是自杀……是他杀哈……一个妖怪把我推到井里,然后变成我咯样子,占据我咯皇位,还有我咯老婆……我所有孩子都不晓得啥子情况,他们只晓得他老爹突然脾气变好好,天天给他们零花钱……那都是我咯钱!”“然后呢……”猪托着下巴睁着天真的大眼睛。“然后……”猴子说,“白雪公主就和匹诺曹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对!”沙僧说,“然后邪恶的皇后吻了那只青蛙,它就变成了森林好小子。”“这个不是睡前童话故事哈!”国王暴跳。“孩子们,故事讲完了,明天要早起哦。”我说,“猴子,不要再把八戒往墙上撞了!沙僧!用石头砸师兄是不礼貌的!我数一二三,都给我回到被窝里去!”我对国王抱歉地说:“对不起……他们就是这样……等打累了自然就会睡着了。”“没关系哈……”国王笑着说,“嗯……等哈子!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听了我这么悲伤的故事,然后就去睡大觉啰?”“你打算让我们怎么做?帮你夺回皇位和家人?你以为我们是谁?我们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我家老婆儿很漂亮的哈。”“走,明天我们就进城去!”第二天,我们进了城,上了殿。交换通关文牍。宝座上果然坐着另一个国王,还有王后。“他一点也不像你啊。”我对身边的真国王说。“是咯,他脸上没长水草和螺蛳哈。”国王说。“你咋个骗人哈,你老婆一点也不漂亮嘛!”“是哈,这就是我为什么能在井里待上三年,因为一想到那个冒牌货是怎么忍过这三年的我就开心哈!”“你娃儿太可怕啰……”“如果你帮我夺回王位……”“我知道,但是你老婆不漂亮哈。”“……我就给你一百块钱。”“成交,放猴子!”“什么情况?”猴子一边殴打八戒一边茫然地问。“做掉国王!”“好的!”“不是这个哈!上面那个!”“这个不是近一点吗?”“也对啊,上面那个国王也一样可以给我一百块钱的。”“他不行,他不知道我咯脸书账号密码哈。”猴子于是把座上的国王拉下来打。王后尖叫着去挠猴子,猴子灰头土脸地败退下来。“看来他们感情很好。”我对国王说,“你才是第三者。”“那是因为她错把他当成我。”“你又如何证明你是你呢?”于是螺蛳脸国王上去暴打王后。他很快就被王后踩在脚下。但王后突然愣住了。“咦……这种熟悉的气息……这种独特的脚感……”“现在你晓得我是哪个了吧!”真国王喊。王后一脚踩在他脸上:“瓜娃子!你还回来做个啥子!人家那个假的比你好用多了。”“可他是个妖怪哈。”“所以他才比你持久哈。”“我不是妖怪!”假国王愤怒了,化出真身,却是个卷毛狮子,“我是神仙。我是奉菩萨之命下界的!我有神仙证和介绍信!”“你娃儿奉菩萨之命来破坏我们家庭哈?”真国王愤怒了,“哪个菩萨?南无送小三菩萨?”“这是你自己应得的报应,你不记得三年前,有个僧人来向你化缘?”“三年前的事,我啷个记得?”“你不记得冒得关系,你的诚信系统帮你记得呢。三年前菩萨化作僧人来问你讨钱……不是讨钱,是收保护费……也不是保护费,是化缘……对,是募捐,募来的善款是要去帮助那些每天收入在贫困线一百美元以下都没有钱给宝马车加油的穷人们的,你竟然就敢不交?不仅不交,还敢哭穷?还说上回已经有道士来收过了,这次实在是交不起了。你把我们神仙当什么?叫花子?叫花子你敢不给钱还坐你家门口滚一宿呢!”“好啰好啰,就算有这么子回事嘛。那又啷个样?”“所以柏拉图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兔子,你给我走着瞧!”“这个柏拉图硬是说话好有水平嘛。”“你是不是还叫人把菩萨绑了,扔到水坑里泡了三天?你以为菩萨大人是泡菜吗?”“那是因为我不给钱,那个和尚就说不白交钱,给了钱,他上面有人,凡事就罩着我,办什么事都方便哈。若是天旱了,别人不交钱的都没有水,所有的云头都在我这儿。若是洪水了,别人不交钱的都淹了,我交钱的平地升三尺哈。我听了就说:这个你们不是要普度众生哈?咋个还分交钱和不交钱的呢?那和尚就怒了,说你不交钱想白要好处,我们的营收压力也很大啊,今年收款指标完不成,菩萨也是要下岗的啊。”“我听了说,你这个纯属打着上面的旗号乱收费,败坏菩萨他大人形象哈。然后两边就打起来了,然后才交派出所处理了嘛。我哪个晓得那就是菩萨他老人家自己哈?再说了就算是我错了,我泡了他三天,他凭啥子就能泡我三年?而且如果不是我和龙王有交情,现在早烂掉了!”“总之说你有罪你就有罪,弄你个三年算是轻的了,当年有个姓孙名泼猴的,因为在佛祖手上撒尿,直接被关了五百年哈!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旮旯蹲着呢。”然后他一转头,看见一只猴子笑呵呵地站在他旁边。假国王镇定地转回头去:“人生真是充满惊喜。”接下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那家伙惨叫着:“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上面是谁?”“那你上面知不知道我是谁!”猴子又一通狠踩。“你是谁啊?”卷毛狮子问。“我就是……”猴子突然愣住,“咦?我是谁?咦?你又是谁?咦?你脸上全是血啊,谁打你了?”“你……你别施完暴就想装失忆啊……告诉你,有种别走,我会叫人来收拾你的……”“我就走,我直接到西天找你们上级去。你要叫谁?我倒要看看谁敢来。”猴子冷笑。“你哪个单位的?你们领导是谁?”“唐三藏。”我很想挖个洞藏起来。但卷毛狮子接下来的话让我改变了想法。“唐三藏?什么东西啊?天下哪有这个名号?”“徒儿们,给我打残他!让他去问问佛祖谁是唐三藏!”

镜:王后吩咐,小人岂敢不从!然每有人有需于我,必先行一套路,小人方可施展本领。

是说,很久很久以前…..

“我猜这一定是个高智商的恶作剧”

后:你且说来。

「噢不国王陛下这是非常失礼的……blablabla……」

 这个场景吓坏了众人,纷纷向前去查看情况。这时蹲在一旁看热闹的黑猫坐不住了,心里不住的想:国王怎么了?不会是被玫瑰给刺伤了吧……可是为什么他会晕过去?真是难以理解。突然又听见一声焦急的大喊:“不好啦!国王晕过去了!”便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抬着国王走了。

人物:国王(王),白雪公主(公主)

侍卫闪避不及只好溜到窗帘后面,但是还是很口嫌体正直的把正在换衣服的王后全部看光了。

“我们哪儿的猫都会说话。”黑猫得意的说。

王:啊,是我的小亲亲啊。(放下笔)不是经常告诉你不要这么急冲冲的吗?小心绊倒!(公主冲着国王调皮的笑)吾儿,找父王何事啊?

是的,

 看着国王远去的背影,黑猫从花丛中跳出来,嘴边露出狡黠的笑容。

后:够了!(急忙打断了魔镜)这件事向来只有我们本家族所知,始终不曾向外人甚至内部提及这一悲剧,你不仅算出了时间,竟还说的此等详细,本后不得不信。

「…..那另一个选择呢?」

 
 夜却是真的深了,侍卫们也都真的累了。谁也没有注意,在月色的衬托下越发馥郁的清香以及房顶上暗黑的剪影。

卫:(跪)启禀王后。

先前直播时,海狮有提到欧洲历史的第一起刺杀。之所以把这篇当成是整篇连载的开头呢,完全是因为「历史之父」希罗多德就是把这篇故事当成开头。不过整起事件的发生实在是太过精彩,刺客很有事、被害者更有事。所以就故事性来说,先用这起刺杀来吸引别人眼球,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我不走!你没有资格赶我走!我是王后!王后!这是我的寝殿!你不准拿走我的衣服和首饰!我不准!你给我走开!我是王后!不……不……”王后蓬头垢面,面无血色,在与侍卫的撕扯中衣裳不整。早就没有了王后高贵的气质。

(王后和侍女在梳妆台前)

现今的土耳其上有一个国王,而这个国王套一句现今的话呢只有两个字:有病!

说完就带着呆楞的大臣们昂首阔步的走了。

后:(大笑)啊哈哈。。。。。。是吗?我真有你说的那么美吗?(突然变脸,叹了一口气)

「另一个选择就是把国王宰了,你自己当国王。我的身体只能被国王看见,你们两个必须死一个!」

“可是国王陛下,一个人住在皇宫里实在是太孤单了,您愿意让我的家人也和我住在一起么?”

公主:(推着侍卫,大喊)让我过去,我要见父王!父王!

……疑?

 “那可真是太好了,感谢您国王陛下,我的家人会在正午出现在南边的莫西河边,您过去就能看到。”

镜:(跪下)望王后恕罪,小人不敢说。

于是侍卫就去杀了国王,自己建立起一个新的国家叫吕底亚。也许有人没听过这个国家的名字,但是之后兼并来并过去,你一定听过最后一统帝国的名字:

 国王开始不耐烦:“驯服?有什么是我驯服不了的么,我甚至能驯服一匹最狂野的马!”

(王后端坐在上,后立侍女,下立魔镜)

「欧洲历史的第一起刺杀」

 “就知道你的宝贝!”王后一边抱怨着,一边心有余悸的在黑漆漆的寝殿中环视了一圈:“不会的,不会听错的!我的汗毛确实竖起来了,女人的第六感是不会有错的。看着吧,明天一定会有事儿发生的!天呐!这天气可真冷!”说着也闭上了眼。

后:果真如此,那自是极好的。(二人相视而笑)

突然间门慢慢的打开了,而就在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人。侍卫心想:不会吧??

 
清晨的第一缕暖阳推开了寝殿的窗。阳光穿透玻璃分割成一丛丛金色的菱角,可以清晰的看见细细密密的微小颗粒在上面翻飞雀跃,像羽毛一样轻盈可爱。空气中弥漫着一簇簇糖果的清香。整个寝殿好像玫瑰花的王国,满地的红玫瑰色泽愈发的深沉,从远处看像铺上了一层咖啡色的地毯,还带着咖啡一样浓厚香醇的柔滑。石柱上的玫瑰妖娆的缠绕在身上,在阳光的配合下犹如美人的红唇般娇艳欲滴。让人想一亲芳泽。这是一个多么宁静又不可思议的早晨!

侍卫:(用力挡着公主)公主,请容小人进去禀报。(公主将其推到在地)

有一天就寝后,国王寝室的摇铃突然间响了,这时刚好当值的侍卫糊里糊涂走进去,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哦!我的天呐!上帝”王后一脸惊吓,不自觉的屏住呼吸,她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哦!我被上帝带走了”王后又叫了一句。

王:(摸着王后肩,开玩笑)人家是谁啊?

原本侍卫以为这件闹剧就到此告一段落了。但是侍卫万万没想到,国王要他去看王后裸体的意志力,竟然比他想像的还要坚强!!

 ……

公主:(边叫边跑进书房)父王!父王!(跪在桌边)

但是愤怒的种子已经在王后心中种下,渴望复仇的她隔天早上便召见侍卫(为什么看到窗帘后的脚就知道是这个侍卫?),声色俱厉的对他说:

  告别了王后的寝殿,继续掩着尾巴漫步在皇宫里的每一个他认为有意思的角落

人物:王后(后),侍女(女)

……我的天,国王要侍卫去看他老婆的裸体阿!!!

 “天呐!”

(国王抱着公主下,侍卫跟着)

怎么会有这么宽容大度的老板啊??但是侍卫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他的反应竟然把国王大骂了一顿。

 人群中又暴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就听着一个声音兴奋的说:“陛下果然英勇无比,再勇猛的马也都臣服于您,我尊敬的陛下,请接受我对您的敬意。”说着就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对着马上的人鞠了个躬。

后:(笑)谢谢国王。来,让臣妾再陪您喝几杯。

走进来的人不是别人,刚好就是王后本人!

侍卫们最先反应过来,惋惜的看着满地的鲜血无奈的摇头。无意间看见一只不知从哪里来却美的摄人心魄的黑猫,瞪着他碧绿的双眼一动不动。侍卫叹口气温柔的摸了摸它的头:“唉,快回家吧,这里味道太重了,乖……”说完就让人带着皇后的尸体走了。

女:王后,您为何叹气啊?

有一天国王很不悦的问侍卫:「欸!我每天这样讲我老婆有多正,但我看阿如果你不亲眼看见,你是绝对不会相信我老婆有多正的…….啊这样好了,你去看我老婆裸体的样子,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

太阳渐渐发红,夕阳的色彩碎了一地,黄昏的落日里,仿佛可以看见一轮落寞的剪影。

镜:(赶紧下跪)小人该死,惊扰了王后!请容小人详禀。(王后坐)小人本是一寻常之镜,无意中被人遗于化外之地,风吹日晒,雨淋雪积,经长年累月,一日忽被雷电击中,竟得一人身。及至人烟之地,更惊有一通晓古今未来之能。人若有求于我,每每应验,知我历经,故称我为“魔镜”。然小人深知,自己一身本领怎能荒于寻常之地,又闻王后美若天仙,实想一睹仙颜,故不惜不远千里投靠王后。望能为王后所用,也盼自己能有安身立命之所。

「我知道都是我那个死鬼老公干的。但是,既然你已经看见了你不应该看见的事物,你也必须付出代价!现在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立刻在我面前刺瞎自己的双眼,给我跳进护城河里淹死自己!」

                     一

公主:(跑向国王)父王!父王!

波斯。

                 三

后:(动作如上)魔镜啊魔镜,请问谁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王后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如梦初醒:“天呐!你竟然还会说话!你可真是太神奇了”

王:好了,好了,本王知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白雪一出生她母后便去世了,孩子自小没有母爱,我身为父亲,当然得对她关怀备至了。你现在就是她母后,不能因为这而心有不平吧?你放心,过两年,我给她招一个女婿,找个人管管她就好了。既然这样,那我今天就不走了,陪你如何?

原来这个国王不晓得是太钟情王后还是怎样,整天不干别的,就是到处向别人炫耀自己老婆有多正。从使节、官员一直到侍卫,大家听到整个耳朵长茧。

 但这景象只是短暂影响了国王的心情,国王还是对玫瑰爱不释手。兴奋的从马车上跳下来,冲向了玫瑰花丛。有点无语伦次的大叫到:“你们都会说话么!都是从哪儿来的!愿意跟我回去么?我给你们好吃的!”

(王后大惊,捂嘴,随后狠狠得瞪着侍女)

「……那我杀死国王好了。」

 “可是……可是我想让尊贵的国王亲自去取,那样我将十分荣幸,您愿意么?”

后:(略惊)哦?竟有这等奇事!我且考你一考,若果真如你所说那般,本后必有重伤。

王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轻解萝纱的当下,她注意到帘幕后面站着一名彪形大汉,但是她没有喊叫也没有惊慌失措,而是非常淡定的穿好衣服走出寝宫。而这时侍卫也趁着空档赶紧溜了出去。

 王后好奇的问:“就一件么?怎么可能!难道你不觉得有美丽的衣服和华丽的珠宝就很有趣么?”

(国王在宫殿里书房批阅奏章,桌上摆着一些纸张)

其中受害最深的是一位叫做巨吉斯的侍卫,每天对他念到快崩溃,但这还不够

“天呐!这可真是太不幸了!您竟然用宝石那种丑东西跟我的眼睛比,我的眼睛比他们好看一千倍!”黑猫气的从床上跳起来。

王:好好好,我喝。(一仰而尽)王后啊,喝酒就喝酒嘛,你不该骗我啊。

 “只要您能让我们感觉到又乐趣!我们就愿意跟你回去。”

女:啊!(吓得蹲坐在了地上)

 听了这话,国王勃然大怒:“找乐子?你们竟然敢在我身上找乐子!拿我来取乐!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不管了,我一定要得到你们!”说着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国王竟直接跑上前将花儿一把摘下,突然之间,国王却大叫了一声,脸色发青十分痛苦的样子。

后:(大怒)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